他们的奋斗,描绘着“一带一路”最美的样子

 伟德betvictorAPP消息:“‘一带一路’倡议源于中国,但机会和成果属于世界。自倡议提出以来,越来越多的“一带一路”项目在世界各国落地生根,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将青春与梦想,与“一带一路”紧紧联系在一起,他们共同描绘着“一带一路”最美的样子。

我在巴基斯坦建大坝

1

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浪潮之下,很多国人远赴他乡,参与到当地的经济建设当中,严新德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是中国三峡集团巴基斯坦卡洛特水电站项目工作组组长,在巴基斯坦已经工作30余年了。

“我是1985年参加工作的,1988年第一批来到巴基斯坦,前后参与了十多个项目的建设,卡洛特项目虽然不是我参与的最大的项目,但它是最重要的一个。”

三峡集团开发建设的巴基斯坦卡洛特水电站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首个大型水电投资项目,也是丝路基金对外投资的第一单。

2021年项目建成后,水电站的年发电量将达到32亿千瓦时,可以满足巴基斯坦200万个普通家庭一年的用电需求。整个项目建设期间,还能够给巴基斯坦提供2000多个就业岗位,每年也能够上缴2000多万美元的税收。卡洛特的水电站另外一个创举是,它是首个在巴基斯坦完全使用中国技术和中国标准的水电投资项目,在此之前巴基斯坦水电项目一直严格使用西方标准为主导的国际技术规范。

2015年底已经是部门总经理的严新德,放弃了本可以留在国内陪伴家人的安逸生活,毅然选择重返巴基斯坦,扛起了建设卡洛特水电站的重任。

工程建设是一个人员流动性很大的行业,很多项目结束了,人就走了,但严新德一直坚守,同事们都称他是“流水的营盘,铁打的兵”。

虽然长期工作在外,但严新德得到了妻子和女儿的理解,“我每次递签别的国家,签证官都跟我聊天说,你为什么去那么多次巴基斯坦,一去还去三次、四次,我每次都特别自豪地跟他们说,我爸在那儿建大坝。”严新德的女儿说。

我为中缅油气管道保驾护航

中缅油气管道项目是“一带一路”建设先导示范项目,南起缅甸皎漂,北至中国瑞丽,原油和天然气两条管道并行,总长近800公里。  

傍晚六点半,李正清准时来到位于缅甸曼德勒的中缅油气管道调控中心,开始了他每次长达13个小时的夜班工作。作为中缅油气管道调控中心的调度长之一,他在缅甸已经工作6年多了,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和同事们一起为793公里的天然气管道和771公里的原油管道保驾护航。

李正清说:“作为一个调控中心的调度长,就是保证我所值的这个管道能够平稳高效地运行下去,我觉得这是我个人对‘一带一路’做出的一点微薄的贡献。”

为保证油气管道安全平稳、连续可靠地运行,中缅油气管道项目部制定了一整套完备的调度管理体系,对管道运行情况进行24小时实时监控和数据采集,曼德勒调控中心的13名技术人员就肩负着这项重要的责任。李正清说:“这个系统的报警声音我已经比较熟悉了,但是我比较担心的就是半夜接到同事的电话,告诉我管道出事了,但是我也相信我的同事具备绝对的专业技能和责任心,第一时间处理好这个事情,所以我们管道投产了这么些年,也从来没有遇到过生产事故。”

在这只有数百平米的调控中心内,日复一日地从事着相同的工作难免会比较枯燥,但是这样的工作却又无比重要,李正清说:“‘一带一路’是一个宏大的命题,我们作为‘一带一路’沿线的一个国家、一个项目、一个部门的一颗小螺丝钉,我觉得就是做好这个螺丝钉该做的工作,不要让这个螺丝钉断掉。”

我在吉尔吉斯斯坦的“甜蜜”事业

吉尔吉斯斯坦与中国的西北接壤,是中国通往中亚的门户和“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全境三分之一的地区在海拔3000到4000米之间,独特的地理环境使这里成为了世界优质蜂蜜的产地。

1

12年前到吉尔吉斯斯坦留学的中国小伙付全伟,多年来帮助当地的蜂农改良蜂种,提高技术,并将生产出来的蜂蜜销售到中国。

今年的收蜜季付全伟遇到了一个大麻烦——天气偏冷,雨水偏多,白蜜产量一直上不来。

“订单完不成是小,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蜂蜜贸易关系网如果断掉,后果就很严重了。”付全伟说。

 天气一放晴,付全伟就来到了阿巴特山上,找到了出身养蜂世家的卡奈特。今年的雨水让卡奈特家的白蜜产量也少了很多,他把付全伟带到另一片蜜区,寻找一户规模更大的蜂农罗玛。但到了养蜂点,付全伟发现罗玛还在使用传统的蜂箱养蜂。

传统蜂箱一般放地上,风吹雨淋,容易发霉,导致蜂蜜质量不稳定,付全伟要求罗玛马上换蜂箱,但罗玛认为蜂箱只要不坏就可以继续用,不愿意更换。

经过卡奈特的一阵软磨硬泡,罗玛终于答应按照要求更换新蜂箱,并且为付全伟供应白蜜。他之所以被说服得益于卡奈特的“示范作用”和在其中的沟通。

三年前,付全伟和卡奈特第一次合作就从德国引进新蜂种,帮助卡奈特提高蜂蜜质量,逐渐打开了中国市场。短短几年时间,卡奈特不仅买了新蜂车,扩大了生产规模,家里也从原先的平房换成了三层的别墅。他的经历对于吉尔吉斯斯坦的蜂农是一个很好的示范,这个好的开端也让付全伟有了信心。他决定引入中国的公司+农户模式,和更多的当地蜂农合作。

在众多像付全伟这样的中国年轻人的不懈努力下,现在越来越多的吉尔吉斯斯坦蜂农正在从中吉经贸往来中获得发展和收益。吉尔吉斯斯坦的蜂蜜工业化程度得到了大幅提高,质量控制也纳入了ISO国际认证体系。

“能认识像卡奈特、罗玛这样的蜂农,收获人与人之间美好的感情,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所以在我的青春里,希望自己像一只小蜜蜂,为中吉关系增加一点甜。”付全伟说。(来源:伟德betvictor、国际在线)

1 1 1